-從陸斯年走進我家的那一刻開始,我們就再也不是以前的單純的鄰居關係了。我對他起了色心。(bushi)不好色那還是人嗎!!!一個頂級大帥哥用他那雙濕漉漉的大眼睛看著你,這誰能頂得住,反正我不行。...

從陸斯年走進我家的那一刻開始,我們就再也不是以前的單純的鄰居關係了。

我對他起了色心。(bushi)

不好色那還是人嗎!!!

一個頂級大帥哥用他那雙濕漉漉的大眼睛看著你,這誰能頂得住,反正我不行。

不過我並冇有騙陸斯年,那個樂隊組合的唱片我是真的有,要不然我也不會一眼就認出來。

本來有些尷尬曖昧的氣氛,在音樂響起的那一刻,全都消散了。

突然好想去現場看錶演。

我問陸斯年聽到了什麼,他說他聽到了風,聽到了自由。

他閉著眼,似乎在感受。

我明目張膽地看著他,他頭髮順著毛,感覺很人畜無害,我感覺陸斯年身上有一種藝術家的矛盾氣質。

高冷沉默是他對外的殼,現在的他似乎纔是真正的陸斯年,名利場頂端的陸斯年,從最喜歡的樂隊那裡聽到的是自由。

這種反差感,讓我看他看到接近入迷。

此時此刻,吸引我的不再是他的外表了。

不過當他睜開眼睛和我對視的時候,我還是被他的眼睛迷住了。

行吧,我就是顏控。

被當事人抓到盯著人家看,我倒是不尷尬,陸斯年卻被我盯害羞了。

救命,他怎麼在我麵前動不動就臉紅。

陸斯年,你要保護好自己,外麵壞人很多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