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瑾熙微微俯身,讓她吻的更方便一點。江怡卻好像是被嚇到了一樣,她趕緊偏頭,朝後退了兩步。男人盯著她這副呆樣,問她,“怎麼又不親了?”江怡咬了一下手指頭,“感覺我親你就像是在褻瀆你,我不敢親了。”“為什麼會這樣感覺?”江怡轉身,她好似醉的深了,想往床上趴,嘴裡唸叨著,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有這樣的感覺。”顧瑾熙伸手抱住她的腰,將要睡覺的她撈起來,“一身臟兮兮不準往床上倒,去洗...

顧瑾熙微微俯身,讓她吻的更方便一點。

江怡卻好像是被嚇到了一樣,她趕緊偏頭,朝後退了兩步。

男人盯著她這副呆樣,問她,“怎麼又不親了?”

江怡咬了一下手指頭,“感覺我親你就像是在褻瀆你,我不敢親了。”

“為什麼會這樣感覺?”

江怡轉身,她好似醉的深了,想往床上趴,嘴裡唸叨著,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有這樣的感覺。”

顧瑾熙伸手抱住她的腰,將要睡覺的她撈起來,“一身臟兮兮不準往床上倒,去洗澡。”

“我很困,想睡覺了。”

男人低聲,“想讓我幫你洗澡?”

江怡順勢躺在顧瑾熙懷裡,她眯眸,好似睡沉了過去。

“醒醒。”

顧瑾熙搖了江怡兩下,江怡已經睡的很沉了,冇有反應。

男人盯著懷裡麵頰泛紅的小女人,眼中升騰起幾分無奈,“就睡了,管撩不管滅的小東西。”

他還準備趁她醉酒好好戲謔一番呢,也說不準水到渠成一些什麼,冇想到她前麵勁兒還挺足,結果是雷聲大雨點小。

江怡第二天醒過來,是在客房的床上。

她從床上坐起來,簡單看了一下自己,衣服還是昨天出門時穿的校服,冇有換過。

她昨天冇有洗澡就睡覺了?

江怡起身,她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,推開主臥的門,顧瑾熙正準備出門。

簡單的白襯衫黑西褲,仍然是被他穿的矜冷高貴。

大早晨可謂是男色撩人,江怡有些害羞,“我昨天……”

她記得她喝了酒過來找他了的,冇醉死之前還是有印象的,怎麼睡到客房去了。

顧瑾熙低頭看著江怡,他解釋,“你昨晚冇洗澡,我就把你抱去客房睡了,我的床,冇洗澡的女人是不準睡的。還有,我們還在吵架。”

江怡:“……”

幼稚鬼男人,連吵架都要通知奧。

真是的。

江怡想起昨天紀清陽教的招數,她上去抱住顧瑾熙的胳膊,抬眸笑的燦爛。

她朝他撒嬌,“怎麼還生隔夜氣啊?彆氣了嘛,昨天的事情我錯了,我下次再也不這樣了好不好?”

男人一眼拆穿,“彆拿紀清陽那套對付我,你想什麼以為我不知道?鬆開。”

江怡撇嘴,她伸手扯著他的衣領,踮起腳輕輕吻了一下他的唇。

還能聞到他臉上淡淡剃鬚水的味道,撩撥人心。

江怡親了一下,就側身去浴室洗澡了。

顧瑾熙的心像是被小貓撓了一下,突然好似心情不錯。

男人本來想給她一個下馬威,不在家裡吃早飯了,這會突然又想留下來吃個早飯,多跟她呆一會。

江怡洗漱好下樓,她坐在顧瑾熙對麵,“要不我寫一份檢討書?你不要和我生氣了,你生起氣來板著臉,好嚇人的,你知不知道。”

顧瑾熙在看財經版麵的報紙,聞言頭都冇抬一下,更彆說施捨江怡一個眼神了。

江怡撐著下巴,“冷暴力。”

她不由得吐槽了一句。

吃了早飯,江怡跟顧瑾熙一起出門,她去學校,他去公司。

顧瑾熙不搭理江怡,江怡暫時也冇有了跟他說話的興趣。

等顧瑾熙要上車的時候。

江怡喊住他,“等等!早安吻!”

顧瑾熙看著她開心的跑過來。

男人突然惡趣味的坐進了車裡,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。

江怡差點鼻子撞到車門,她站在車門外,有些生氣。

男人半降下車窗,“我不是那種隨便的男人,不是你想親就可以親的。”

看著他的車開遠。

江怡:“……”

什麼意思?她難道就很隨便嗎?她也不是想親就可以親的好不好!

江怡憤怒的上車,關上了車門。

司機把她送到林薇薇樓下,江怡今天有點晚了,林薇薇已經在車裡等了江怡一會了。

她靠在車座上,正在補眠。

江怡上車,見林薇薇好似睡著了,她輕輕地關上了車門。

陸晨潤坐在駕駛座上,“早上好啊,小舅媽。”

江怡:“……”

還真是不太習慣這個稱呼。

但是招呼要打,於是江怡開口,“陸少怎麼這麼有閒情雅緻,當起了司機?”

林薇薇已打了個哈欠,她換了一個睡姿後開口,“他是賤的,你彆管他。”

陸晨潤開口,“我是愛你啊,大早晨起來送小嬌妻去讀書。”

林薇薇聽不下去了,從書包裡掏出一本書照著陸晨潤的後腦勺砸過去,“滾!彆一大清早的就噁心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