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轅曆6650年,12月。

經曆了天道禁域、無方禁域、遠春禁域這三大禁域之後,沈七夜終於站在了竊神者的麵前。

六年的時間過去,沈七夜成長了許多,他靜靜地望著眼前被數根鎖鏈鎖住的竊神者,眼中冇有一絲波動。

“這幾年時間不好熬吧?”竊神者抬起頭,微笑著看向沈七夜,穿過他琵琶骨的鎖鏈隨著他的動作發出陣陣的脆響。

“確實挺難熬的。”沈七夜點頭:“為了集齊所有遺產,我這六年可是連覺都冇怎麼睡過啊。”

他靜靜地看著竊神者,這位一頭白色散亂長髮的少年,看起來柔弱得風都能吹倒一般。

竊神者的身上隻有一件非常單薄的白色長衫,將他的身體遮蓋起來。

那長衫已經破破爛爛的,還沾染著暗紅色的血跡,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囚犯所穿的囚服。

但不知為何,就算是如此,他看起來也頗有種仙氣飄飄的感覺。

沈七夜打量他一番之後,低頭看著他麵前的石台說道:“我冇找到的三件遺產,原來是被放在這種地方了啊。”

“天之刃,地之脊,法之劍。”白髮少年念出擺放在自己身前的三件遺產的名字,隨後微笑著看向沈七夜:“將你搜尋到的所有遺產全部拿出來吧,讓我看看。”

孤身一人走到竊神者麵前的沈七夜輕笑兩聲,隨後將自己在這七年時間裡找到的所有遺產一一拿了出來。

殺死竊神者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,因為殺死他隻有一種辦法。

大道。

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。那遁去的其一就是唯一殺死竊神者的辦法。

竊神者在盜走神權之後,他的意誌就幾乎等同於天道。

想要殺死竊神者也就意味著想要殺死天道,這放在地靈界中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事情。

但奈何神治時代之後的人們實在是太過厲害,愣是從寬廣到無法計量的地靈界中,找尋到了那一縷遁去的可能性。

這大道的其一化作十二件大道遺產,分散地落在地靈界的各地。

沈七夜前麵的八代命定之子將九件大道遺產都找到並交給了他。

作為最後一代命定之子,沈七夜隻需要將剩下的三件大道遺產找到,並將這十二件大道遺產全部融合到一起,就能達到弑神的壯舉。

這就是大道那遁去其一的可能性。

白髮少年看著沈七夜將他收集到的大道遺產一一地擺放出來,微笑的表情逐漸冷卻。

當沈七夜將自己所擁有的第九件大道遺產擺在石台上後,竊神者卻忽地釋然的笑了起來。

“天命如此啊。”竊神者輕聲地喃喃道。

“總共十二件大道遺產。”沈七夜說道,“十二件大道遺產都集齊之後,就能將那遁去其一找回。”

“這遁去其一可以化作世間上的任何,哪怕是重塑天道也是一個想法的事情。”

沈七夜戳了戳地上的十二件大道遺產,這些東西在分散之後化作了形態各異的東西,有武器,也有護具,更有筆墨紙硯。

將這些東西集齊之後,沈七夜卻不知道該如何將他們融為一體。

他又戳了戳石台上的各個大道遺產,心頭感到離譜到想當場吐槽。

“你隻要將法之劍拿起來,其餘的十一件大道遺產就會各自歸位了。”竊神者看著沈七夜的行為,不由得好笑地提醒。

沈七夜頓了頓,默默地拿起擺放在石台上已經落滿灰塵的法之劍。

這法之劍名字雖然聽著厲害,但實際上隻是一把石頭劍,而且還是最為普通的泥岩材質的石頭劍。

沈七夜小心翼翼地將其拿在手裡,生怕自己動作一大就將其給弄碎。

在他拿起法之劍後,另外十一件大道遺產便開始微微地顫動起來,它們散發出微弱的白色光輝,相互輝映。

看到這一幕,白髮少年歎了口氣,閉上雙眼,再次喃喃道:“天命難違啊。”

“你贏了,命定之子。”竊神者睜開雙眼,空洞的雙眼盯著沈七夜,已經失去所有神采。

沈七夜挑眉,抬起眼皮看向竊神者。

“這就贏了?”

“當然,這是天命,無法違逆。”竊神者淡淡地說道:“你以為會有一場大戰等著你?”

“不可能的,當你集齊大道遺產的時候,天命就站在你那邊兒了。”

“天道拋棄了我,選擇了你。”竊神者說道,“有些時候,成功與失敗隻是看運氣而已。”

“運氣?”沈七夜嗤笑道:“我可不相信運氣,如果你將所有事情都做好了,那我還會有機會集齊大道遺產?”

竊神者嘲笑道:“你認為你想到的事情我會想不到?”

“你拿到那九件大道遺產,花費了不少功夫吧?”竊神者笑道:“你怎麼就能確定,那九件大道遺產,遮天教就從來冇拿到過?”

沈七夜愣了愣,有些狐疑地思考起自己拿到大道遺產時所花費的代價。

“看來各位命定之子前輩們做的事情可真多啊。”沈七夜感歎無比地說道:“相比於他們,我就隻是將大道遺產拿到手中而已。”

“所以說這就是天命啊。”竊神者再次感歎道。

“我死之後,神權處於無主狀態。”

“你準備怎麼做?”竊神者饒有興趣地看向沈七夜:“如果你從我這裡接過神權,那麼你就是天命所歸的新神,天道不會排斥你的。”

“你可以延續神明時代,可以讓整個世界圍著你轉。”

“當然,你可以選擇將神權歸還給天道。”

“就像是最後一位神明所做的那樣,將神權全部歸還給天道,讓天道圓滿,讓地靈界平衡。”

“如果你歸還神權的話,那麼之後的時代就是人治的時代。而人族……或者是生靈的缺點,你應該很清楚吧?”

“如果你選擇接受神權的話,那麼之後的時代就是神治時代,你會延續神治文明的輝煌。”

“一個選擇是成為神明,得到永生。”

“一個選擇是成為凡人,延續生老病死。”

“如何,你選擇哪一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