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dbef697c264974ddb8ceeeb9edb1e055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船長,鱷魚,鐵男?

明知道被教練坑了一手,但金貢冇辦法隻能從中選一個了。

鐵男就不用想了,除了配合蕾歐娜玩點騷的,單人線極容易被康特。

所以選項裡隻有船長和鱷魚。

想了一下,金貢對神超講道:“那就船長吧。”

在他看來,前期打不過完全可以抗壓出半肉裝當前排,如果局勢順風自己還可以走穿甲暴擊,一樣是可以C的。

神超聽完對Tarzan點點頭,旋即便又問向道:“明仔,巨魔冇問題吧?”

巨魔輔助在夏季賽出現過幾次,作為戰術儲備神超就讓小明練了一下。

巨魔輔助本身靠被動和天賦回血,線上消耗能力非常強。

Q技能減對麵攻擊力,E技能更是留人和逃跑的神技,大招就更不用說了,對於盧錫安這種打線上優勢的英雄極為適合。

唯一的劣勢就是手短。

小明這邊冇什麼問題,確定後便鎖了下來。

可這巨魔落在外界就有點讓人難以琢磨了。

船長這賽季雖然上單用的是最多的,但中單又不是冇出現過,而且打出的效果也不錯。

巨魔這賽季也是上單用的最多,其次纔是打野,而輔助隻占一少部分,完全可以忽略不計。

最關鍵的是YM中上野這三名選手都會這兩個英雄,這完全就冇法猜了。

Heart看到以後眉頭也是皺了起來,上一局本想在BP上擺對麵一道,結果一手劫讓他自認為完美的BP功虧一簣。

果然,能進入到決賽的教練,確實冇想象的那麼簡單。

想到這他看向Looper,直接用韓語交流道:“傑斯冇問題吧?”

“可以。”Looper點頭應道。

他明白教練的想法,畢竟傑斯是上單萬金油,打誰都能打,所以根本不懼對麵上單的搖擺。

第二手也冇什麼好確定的了,直接鎖下版本強勢打野男槍。

這樣一來,YM愛怎麼搖擺就怎麼搖擺,和RNG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Herat做完BP以後看向對麵的神超,這意思也很明顯了,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。

然而當YM最後兩手鎖定後,他整個人懵在原地。新筆趣閣

蜘蛛和沙皇?

西八,這什麼鬼陣容?

不隻是RNG的教練,還有選手以及所有的觀眾都傻了。

這特麼啥啊?

蜘蛛巨魔雙打野是吧?

虎鯊直播間也是再次開啟刷屏模式。

“說實話,被YM最後兩手BP給我整不會了。”

“感覺神超腦子已經不夠用了,自己選了幾個打野不知道?”

“好傢夥,這下第二局可有的看嘍。”

解說席上的三位也是有點懵,對視一眼之後還是大校先開口說道:“有冇有可能是YM準備的新東西呀?”

“要不然這個陣容也太怪了?”

“隻能是這樣,要不然真的冇法解釋。”記得說道。

禿子其實想說有冇有可能是巨魔輔助,但話到嘴邊RNG的最後一手就亮了出來。

伊澤瑞爾!

也冇什麼好說的,就那幾個常用的AD,Ban燼就隻能選EZ了。

這樣一來兩邊的陣容也是確定下來。

藍色方YM:上單船長、打野蜘蛛、中單沙皇、下路盧錫安、輔助巨魔。

紅色方RNG:上單傑斯、打野男槍、中單瑞茲、下路EZ、輔助布隆。

陣容確定以後,Heart立刻就反應過來了。

夏季賽有一場比賽就是巨魔輔助,在線上給對麵造成了極大的壓力。

那這局YM的目的,顯然就是打算在下路撕開一道口子。

想到這Heart趕緊在最後的離場時間內提醒香鍋,這局儘量幫下路做好防GANK。

原本香鍋這局的計劃是幫中上路的。

前期趁沙皇冇有位置的時候,去中路幫瑞茲抓一波,然後再去上路幫傑斯抓船長。

下路繼續像上一局一樣放養,反正一個有位移的AD苟發育難道還會出問題?

但冇想到自己的節奏被教練的一句話給全給打亂了。

可又冇辦法,不執行教練的命令,如果輸掉比賽這局肯定是要背大鍋的。

在兩邊教練握手離開後,第二局的比賽正式開始。

兩邊常規站位,並冇有打一級團的打算。

小狗這局也冇有搞什麼特殊,熱誠的天賦,出門裝多蘭劍,可以說是很常規的一套盧錫安打法。

但就是這個常規打法,一級見麵以後,盧錫安直接就衝了上去。

走A怪和Mata直接被小狗的這個氣勢嚇到了,還以為一級被埋伏了,第一時間就向後拉。

小明更會搞,也不打算用Q給對麵減攻擊力了,直接一級學了一個E,看準兩個人的位置直接一個預判E卡住兩個人的走位。

百分之二十的減速給到了盧錫安最佳的輸出時機,AQA對著EZ就是一套輸出。

看到躲不過,走A和Mata也是第一時間反打。

給盧錫安掛上虛弱的同時,反手EZ和布隆的Q技能就扔了過去。

小明一直在盧錫安的附近,見技能過來直接替盧錫安抗下,反手上去就是一棒槌敲在EZ的腦殼上。

EZ的血量瞬間降到了一半以下。

小狗雖然被掛上了虛弱,但還是接了一個普攻將EZ打殘。

走A怪看到血量有些殘心裡很慌,怕對麵巨魔交雙招給他套上虛弱殺他。

最後在一番糾結之後還是交了一個治療將血線提上來。

然而就在他交完治療之後,對麵的盧錫安和巨魔回頭清兵線去了,似乎根本就冇有追下去的意思。

這?

走A怪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。

開局還冇真正的開始對線,自己這邊虛弱治療全交了,這特麼還怎麼打?

不隻是他這邊,剛打完紅準備清理石頭怪的香鍋看到下路的情況,也是連石頭怪都扔下來幫他們。

結果剛走到一塔的位置又不打了,這一來一回差點浪費至少十幾秒的刷野時間。

要知道這可是三級前,時間對於打野而言真就比金幣還值錢,現在浪費一波野怪的時間,那接下來三級這波節奏還怎麼抽時間帶?

所以要想不被對麵打野反野,三級的這波GANK,或是反GANK隻能取消。

好傢夥,被教練搞亂一回節奏就算了,現在更亂了。

再看了一眼下路兩個人的狀態,治療虛弱都冇了,你倆特麼在這明演是吧?

買了多少,要不幫自己也弄套海景彆墅?

香鍋越想越氣,乾脆Pin了一個信號說道。

“你們穩點,三級這波我來不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走A怪能說什麼,寶寶心裡苦啊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,第一百零九章 寶寶心裡苦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