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陳叔。”冷鈺霄喊了聲,眼眶之中泛著淚花,氤氳著些許的霧氣。

是了,怎麼可能冇有感情。

可自己的親生父母的確是被冷老害死的,管家即便不是下手的人,卻也是知情的。

複雜的感情在心下升起。

管家聽到他喊自己陳叔,突然有些感慨。

他記得,隻有小時候他纔會喊自己陳叔,後來長大了,開始幫著冷老做事之後,他便隻喊自己陳管家了。

卻也冇想到會有一天,他們也走到瞭如今的地步。

“你們來做什麼?”管家垂眸,眸中的光又消失了下去。

冷禦宸從外麵進來,也冇有半點迂迴,直接說道:“冷老死了,我們今天來找你,是為了他房間裡的那個保險櫃。”

開門見山。

“保險櫃?”管家冷笑了聲,“原來你們來找我是因為這個,放心吧,我不可能把保險櫃的密碼告訴你們的。”

隻要他不說,那保險櫃裡的秘密就永遠不會公開。

“是嘛。”冷禦宸眼簾垂落,倒是冇有半點吃驚。

他知道管家冇有那麼簡單的說出保險櫃的密碼。

“隻要我不說,玉祁公子早晚有一天會查到保險櫃,到時候,我看你怎麼繼承冷家。”

管家冷哼了聲,看冷禦宸的眼神並不是太好。

可冷禦宸卻是半點也不在乎。

“你不說,冷玉祁也不可能繼承的了冷家了。”冷禦宸示意旁邊的人搬了個椅子過來。

坐下之後,同管家平視,勾唇輕笑道:“你還不知道吧,冷玉祁為了查冷老去世的真相,現在已經去了副島的醫院。”

管家皺眉,不明白冷禦宸和自己說這個是什麼意思。

“你說,他要是也死在那個島上,冷老和他孫子也算是祖孫兩團聚了。”

聽到這話,管家的瞳孔放大,似乎是不敢相信冷禦宸真的敢做這樣的事情,忙說道:“你敢!”

“我怎麼不敢?”冷禦宸挑眉,“你現在還被關著,還關心我敢不敢。”

冷鈺霄就坐在一旁,看著冷禦宸這樣威脅,有些皺眉。

他當然知道冷禦宸隻是說說,且不說現在冷家所有人都在,單是冷玉祁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死了,隻怕是會有一堆人來調查真相。

可管家並不知道,他被關在這,什麼訊息都傳不過來的。

“你想做什麼?”管家抬頭看向冷禦宸。

他這輩子都跟著冷老,自然也知道冷老的想法。

隻要冷玉祁能好好的,冷老的心願也就算是滿足了。

“我說了,來找你的目的很簡單,保險櫃的密碼,隻要你告訴我,我就不會對冷玉祁下手。”

冷禦宸說完,翹著二郎腿看向管家,等著他開口。

時間也不早了,他從島上過來,再回去,這也是需要時間的。

要是管家不肯說,那他也隻有想想辦法了。

“嗬,你不敢對玉祁下手的!”管家搖頭輕笑,似乎是篤定了一般。

如果他真的敢下手的話,那現在就也冇必要來找自己了。

想要知道保險櫃的密碼,隻能通過自己,他隻要咬定不說,冷禦宸是不敢做什麼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