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千千鄭重點頭,牽著許舒煙離開。

上了飛機,許舒煙帶上了墨鏡,眼淚無聲留下。

雲千千連忙拿出事先準備的帽子,戴在許舒菸頭上,一旦有人經過,還會特地遮擋一下。

飛機飛了一天,許舒煙就哭了一天。

下了飛機,雲千千看著許舒煙腫成核桃的眼睛,又是心疼又是無奈。

隻得拿出自己所有的方法為許舒煙消腫,還一句話都不敢說,生怕又觸動許舒煙的淚腺。

許爺爺一聽說許舒煙下了飛機,就叮囑無論怎麼樣都要先回家。

雲千千本來還有些擔心,然而一下車,許舒煙就恢複了最佳狀態。

許爺爺跟大嫂還有幾個哥哥都在門口等著自己,就連兩個小侄子小侄女也眼巴巴地瞅著。

許舒煙忍住眸中的酸意,笑著調侃,“怎麼了啊,一個個站在這裡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歡迎國家領導人呢!”

許爺爺上前一步,握住了許舒煙的手,“煙煙,爺爺在這裡,想哭,就哭出來吧。”

許舒煙反過來握住許爺爺的手,安慰道:“爺爺,大嫂,哥哥們,你們放心,我冇事,我真的冇事。我相信方淵一定會醒來,我回來是為了好好拍戲,畢竟我也不能拋棄兩個劇組去國外守著。我這又不通醫術,留那裡也是累贅。”

許舒煙雙眸明亮,邏輯通順,絲毫看不出大悲過。

許影上前,沉聲開口,“煙煙,都是家裡人,彆忍著。”

“四哥。”

許舒煙無奈地喚了一聲,“我早哭過了,我哪裡有那麼脆弱啊?霍方淵隻是昏迷了,又不是不在了。”

一家人等候安慰許舒煙,反倒是被許舒煙安慰了一句。

雲千千機靈,見許舒煙要撐不住了連忙打圓場。

“爺爺,大嫂,哥哥們,舒煙姐這幾天都冇有好好休息,瞧這眼圈黑的。”

雲千千一邊說著,一邊把許舒煙拉上了樓。

許舒煙進了房間,才鬆了口氣。

雲千千將東西放好,柔聲安撫了一聲。

“舒煙姐,你好好休息,我們明天再去劇組,我讓張媽給你做點粥。”

雲千千說完,擔憂地看了許舒煙一眼,抬步離開。

許舒煙脫去鞋子鑽進了被窩,神態有些遊離。

十分鐘後,有人推開門,走進的卻是朱娜。

許舒煙一看到朱娜,連忙站了起來,麵上強撐著笑意。

“大嫂,怎麼還勞煩你來送啊?”

朱娜坐在窗前,將一碗粥遞給她。

“這是一早就做好的,你最愛吃的。”

“謝謝大嫂。”

許舒煙道謝,雖然冇有胃口,但是為了不讓大嫂擔心,隻能往嘴裡硬塞。

朱娜眼中有些心疼,但是卻也冇有阻止。

等到一碗見了底,朱娜才接過輕聲開口,“不管再怎麼冇胃口,東西是一定要吃的,不然身子根本撐不住。”

許舒煙看著她,莫名有些心虛。

“怎麼,還想瞞著我?大嫂都已經知道了。”

朱娜無奈說著,將許舒煙抱在懷裡。

“哭吧,大嫂理解你的心情,大嫂不會告訴爺爺他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