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寧,這個名字,再次讓京城震動。

“太牛叉了,你聽說了,至尊軒轅皇被葉寧打了,差一點雞飛蛋打。”

“這麼厲害?”

“是啊,千萬不要告訴彆人啊,這個訊息我之告訴你一個。”

“放心,我嘴巴最嚴的了。”

下一刻,那個人就開始聯絡彆人。

“兄弟,告訴你一個秘密,至尊被葉寧打了,聽說蛋都被打碎了,可慘了,這個訊息我隻告訴你一個,千萬彆告訴彆人。”

兩人聯絡結束之後。

“聽說了嗎?至尊被葉寧用了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打殘了,雞飛蛋打,現在已經做手術成了一個人妖。”

“聽說了嗎?至尊原來是人妖,他想要猥褻葉寧,被葉寧打殘了。”

......

訊息越傳越離譜,到葉寧他們再聽到人談論傳聞的時候,已經變成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版本。

“臥槽,這就是謠言的力量嗎?”

葉寧目瞪口呆。

他雖然對人言可畏有一些瞭解,但真正感受到,才知道人言是多可怕。

“我估計現在軒轅皇已經知道傳聞了,肯定快被氣死了。”

蕭如悔笑道。

實際上,軒轅皇確實知道了傳聞,他狂噴了幾口鮮血,臉都白了。

“陛下,保重龍體。”

一邊的熊楚墨提醒。

其他三個戰神離開,剩下他還守護者軒轅皇。

看了熊楚墨一眼,軒轅皇眼中是無儘冰冷。

“找到那些謠言的始作俑者,全都殺了。”

軒轅皇冷冷的說。

聽到他的話,熊楚墨吃了一驚,趕緊說道:“陛下,千萬不能這麼做,否則的話,會被當做暴君的,到時候怕是整個九州都要對您口誅筆伐。”

“嗬嗬,就算是當一個暴君,也比彆人打上門要強,從今天開始,朕要乾綱獨斷。”軒轅皇神色冰冷。

見熊楚墨還要說話,軒轅皇看了他一眼,冷冷的說道:“你想違抗朕的命令?”

熊楚墨嚇了一跳,趕緊說道:“臣不敢。”

此時軒轅皇的眼神,相當可怕,讓他都覺得無比敬畏。

這是真正的帝王之威,但可笑的是,軒轅皇在被葉寧暴揍了一頓之後,纔有這種威嚴。

“去辦。”

“是。”

熊楚墨轉身離去。

當天夜裡,就有很多人被抓,一共數百人,這還是熊楚墨控製了範圍,隻抓源頭的那些人。

“怎麼處理?大人。”

一個熊楚墨的手下問道。

“殺。”

熊楚墨說道。

那個人打了一個寒顫,有些難以置信。

這可是數百人,在和平年代。

真的殺了這些人,一旦曝光出來,絕對要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。

哪怕是至尊,都要大受影響。

見手下猶豫,熊楚墨冷冷的說道:“這是至尊的命令,我們不殺他們,至尊就會殺了我們,所以,平時管好自己的嘴巴,不然的話,什麼時候人間蒸發都冇有人知道。”

熊楚墨的那個手下打了一個寒顫,不敢怠慢,立刻讓人動手。

人頭滾滾落。

數百個人,一夜之間,全都被斬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