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,網上關於至尊被打的訊息,全都被清楚的乾乾淨淨。

一些平台的負責人,也都倒黴了,很多都被拿下。

罪名很簡單,放任彆人造謠至尊,屬於犯上。

有些嚴重的,直接被斬了。

一時之間,黃了好幾家平台。

這下子,晚上的風徹底停止了。

當葉寧第二天起床之後,網上一點訊息都搜尋不到。

他帶著渾身酒氣,回到了軒轅青黛的住處。

蕭瑤和軒轅龍晴都在,這讓葉寧有些意外。

她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,葉寧頓時眉頭一皺。

“怎麼回事?看你們的臉色,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。”

“唉,師兄你昨天太沖動了,雖然傷了至尊的麵子,讓至尊一脈的威嚴有損,為日後龍晴登上至尊位做了鋪墊,但卻觸怒了軒轅皇。”

蕭瑤歎道。

“他生氣就生氣了,又不能將我怎麼樣。”葉寧毫不在意。

蕭瑤歎息了一聲。說道:“軒轅皇昨天晚上下令,讓熊楚墨將傳播他被打這件事情的人抓起來,殺了數百人。”

此話一出,連葉寧都驚住了。

一夜之間,死了數百人。

就因為自己損了軒轅皇的麵子,他臉都黑了。

雖然葉寧不是什麼聖母,但數百人因為這件事情而死,對他來說,也是一個巨大的衝擊。

“我去宰了軒轅皇。”

葉寧動了殺意。

他有城府,但終究是二十一歲的年輕人,少年意氣,血氣方剛。

聽到這件事情之後,第一反應就是憤怒,要乾掉軒轅皇。

“師兄,你不要衝動,現在殺了軒轅皇,九州就會大亂,到時候死的就不是幾百人了。”

蕭瑤提醒。

葉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若不是他知道如此,昨天就一刀砍了軒轅皇了。

“師兄,這是朝堂,和江湖不一樣,動輒就會成百上千的死人,你實力強大,不懼任何人,但以後做事情的時候,要考慮一下影響。”

蕭瑤提醒。

葉寧看了她一眼,冷冷的說道:“你就是被朝堂磨滅了銳氣,朝堂和江湖冇有任何區彆,不過是弱肉強食,你若是示弱,他隻會更加咄咄逼人。”

蕭瑤愣了一下,也不指望自己能改變葉寧的想法。

“我出去一趟,你們不用阻止我,我心中有分寸。”

葉寧說完,轉身就走。

“他不會去殺了我父親吧?”

軒轅龍晴問道,內心有些擔憂。

她倒不是擔心軒轅皇的安全,帝王家能有多少感情。

本來軒轅皇也隻是喜歡老三,對他們三個,並不是十分感冒。

軒轅龍晴擔心的是葉寧殺了軒轅皇,整個九州會陷入混亂當中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師兄決定要做的事情,誰也阻止不了。”

蕭瑤苦笑道。

“亂就亂了,也許再造乾坤,會比現在更好。”

軒轅青黛一副不在意的樣子。

這讓另外兩個女子無語,她們冇有想到,軒轅青黛居然那麼豁達。

見她們一副無語的樣子,軒轅青黛笑盈盈的說道:“難道你們不覺得,就算是再造乾坤,也是葉寧成為至尊的可能性最大,有什麼好擔心的。”

軒轅龍晴和蕭瑤渾身一震,她們居然忘了這一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