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瑤卻很快反應過來,她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師兄對權勢冇有興趣,他感興趣的,不過是武道和美女,讓他做這個至尊,想都不用想。”

連葉寧進入屠刀,都是她忽悠的。

這種性格,葉寧怎麼可能會選擇成為至尊。

“算了,走一步算一步吧,師兄砍了至尊,這是最壞的結果,希望師兄手下留情。”

蕭瑤說道。

實際上,這一次葉寧很快就回來了。

她們驚訝,冇想到葉寧回來的那麼快。

“師兄,你做了什麼?”

“我連續劈了皇城十棟宮殿,然後告訴軒轅皇,若是他再敢因為這些事情,前怒到普通人,下一次我就要他的腦袋。”

葉寧平靜的說道。

三個女人都目瞪口呆。

劈了皇城十座宮殿?

“父親他是什麼反應?”

軒轅龍晴問道。

她有一種感覺,自己父親不可能同意的。

彆的不說,光是被劈了十座宮殿,加上上一次的事情,已經夠他翻臉的了。

“他要和我翻臉。”

葉寧平靜的說。

“然後呢?”

眾人都緊張了起來。

葉寧該不是真的劈了至尊了吧。

“我告訴他,他要是敢翻臉,我立馬去宰了軒轅青帝,他就慫了。”

三個女人,神色各異。

軒轅龍晴歎息了一聲,說道:“父親還真是很看重這個三個,比對我們要好多了,感覺像是隻有老三是他親生的一樣。”

“是啊,還真是奇怪,以軒轅皇的性格,就算是真的喜愛軒轅青帝,也不會妥協到這一步纔對,讓人費解。”

軒轅青黛說道。

對這個兄長,她實在是太瞭解了。

對方就不是一個重感情的人,哪怕對方是他的親生骨肉。

“這其中必有蹊蹺。”

葉寧也覺得不對。

但是,到底是他們推測的對,還是說軒轅皇就對這個三兒子比較特殊,那就不清楚了。

“好了,不想那些了,該出的氣也出了,這件事情,就到此為止吧,相信我這麼一鬨,那些不看好龍晴的人,也會對你有所轉變了,日後再施展一些手段,所謂至尊之位,對你來說,就是手到擒來。”

葉寧輕鬆的說。

三個女人,都覺得葉寧有些想當然了。

至尊之位的爭奪,從來都不是那麼輕鬆的。

“師兄,你想的太簡單了。”

蕭瑤苦笑道。

“不相信師兄?”葉寧反問。

蕭瑤搖頭,道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主要是瞭解越多,越知道這其中的可怕,爭奪大位,也不過是各方利益的均衡和妥協,要讓所有人都支援,哪裡有那麼容易。”

“拭目以待吧。”

葉寧淡淡一笑。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軒轅青黛抱著葉寧的胳膊說道。

“舔狗。”

“綠茶。”

軒轅龍晴和蕭瑤同時說道。

軒轅青黛也不在意,她挽著葉寧的手,像是完全冇有聽到兩人的話。

這讓兩人很無語。

“以後出門,彆說你是我的姑姑。”

“那就說我們是姐妹。”

軒轅青黛笑嘻嘻說。

軒轅龍晴: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