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5a7cb483dc9ea993a2da2b566ce681a2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秦重身死,圍觀的人群也跑了大半。

他們算是看出來了,這李冥是個比“齊天大聖”還要“莽”的過江龍,留下來怕是有性命之憂。

這“齊天大聖”碰到冇背景的妖怪才下狠手,有背景的那都是手下留情的。

可這位爺,不管是江湖散修還是世家子弟,敢來的那是真敢殺呀!

這樣一位爺,還是離遠點比較好。

..........

刺激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,無聊的日子又過得很慢。

李冥殺了秦重到現在又過去了三天。

李冥現在很無聊,這些人彷彿是被徹底殺怕了,之前好歹還有人在外圍觀“吃瓜”,現在倒好連“吃瓜群眾”都冇有了。

就在李冥想著要不要自己去少林或者其他門派看一看時,有趣的事情終於來了。

門外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青衣人,身材不高不矮,神情悠閒,麵容青慘陰森,但這可以稱作醜陋的臉上卻有著一雙明亮動人的眼睛,手上戴著一雙手套,手套形狀醜惡不堪,卻散發著一股駭人的煞氣,顯然沾染上了不少人命。

武林有七毒,最毒青魔手。

百曉生兵器譜上的第九名。新筆趣閣

可惜,這人既不是伊哭,手上的青魔手也並非是真正的青魔手,而伊哭徒弟邱獨仿照青魔手做的仿品。

這人手中還捧著一個黝黑的木匣,匣中放著一把劍,一把寒光照人的短劍。

這把劍便是“藏劍山莊”的至寶,曾惹得無數武林紛爭的勇武之劍“魚腸劍”。

看到這雙眼睛,李冥便知道,來人絕不是“青魔手”伊哭,而是“天下第一美人”林仙兒。

李冥正好想要看看這“魚腸劍”比起自己的“殘虹劍”如何,真是瞌睡便有人送枕頭。

李冥看著緩緩走近的人影笑著說道:

“你是也來試劍嗎?還是叫伊哭親自來吧,殘虹可不喜歡一個弱女子的血。”

“你的劍捨得殺我嗎?”

聽到李冥的話林仙兒知道自己已經暴露,雖不知是哪裡出了差池,但還取下了臉上的麵具說道。

說完林仙兒邊走邊緩緩的脫下身上的青衣,露出曲線完美的身體。

她的身體每一部分都是完美的,常常有人稱讚她是天上的仙子,雖然這位仙子,是特地來將人帶下地獄的。

林仙兒身上穿著一件薄可透人的紗衣,臉上笑靨如花。

林仙兒相信這個世界上,冇有一個男子,能夠拒絕得了她。

這也是她的自信,就算是瞎子也能聽到她的輕聲呢喃,聞到她的誘人體香。

更何況,根據訊息所知,這李冥並非是柳下惠,而是一個花花公子,自稱平生三好,劍、酒、美人,要說美人這世上又有誰能比自己美?

“來!”

李冥對林仙兒招了招手。

林仙兒緩緩踱步到李冥麵前,她邊走邊扭動著身軀,幅度不大也不小,卻恰到好處,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魅惑妖豔的氣息。

一張麵容清純而美麗,當她的眼睛望過來時,便是百鍊鋼也要化作繞指柔。

“李公子,可滿意仙兒。”

林仙兒吐出一口幽香,甜甜的說道。

她的聲音溫柔甜美,彷彿李冥便是她摯愛的情郎。

這個女人就是這樣厲害,她的眸子看著你,那眸子裡就有著化不開的濃情蜜意,彷彿你就是她唯一的情郎,天崩地裂,海枯石爛,絕不改變。

李冥看著林仙兒,不由得幽幽一歎:

“你這樣的美人兒,的確是我生平僅見,隻可惜......”

“可惜什麼?”

林仙兒飄然入懷,躺在李冥懷中問道。

李冥伸手接住林仙兒,輕輕用力將她送到一旁,這纔開口說道:

“可惜,我這人雖喜好美色,葷素不忌,但到底還是有一點潔癖。”

林仙兒想要起身的身體,微微一僵,看向李冥有些惱怒的說道:

“你身邊之前的四位女子,不過是青樓中的歌姬,連她們你都能接受.....我不如她們美嗎?”

李冥斜眼看了一眼林仙兒後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

“哼,即便是青樓女子恐怕也比你乾淨的多,既不試劍,速速離去,要不是留著你幫我去找些高手來給我試劍,你認為你還能活著離開。”

不是李冥瞎說,而是這林仙兒的私生活實在是過於糜爛。

用她的話說,就是門房在她心情好的時候也能陪睡。

若是冇錢住客棧了,也會用這嬌嫩的身軀,來墊付房錢,這纔是真正的“一雙玉臂千人枕,半點硃紅萬人嘗。”

說完李冥見林仙兒冇有反應,依舊自顧自的躺在榻上,擺出一副妖嬈的樣子,似乎真的想要與李冥共赴**。

見狀李冥揮手發出一道破體劍氣,劍氣洞穿了林仙兒身旁的軟塌,這道劍氣擦著林仙兒的脖頸而過。

林仙兒脖頸被劃開一道傷痕,鮮血緩緩流出。

李冥忽然出手,林仙兒嚇得臉色蒼白,反應過來身子連忙從軟塌之上倒飛而出,片刻間就已經掠出了好幾米遠。

“郎君好狠的心啊,竟然真捨得殺奴家。”

林仙兒站定後擦了擦脖頸的鮮血,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她林仙兒睡過的男人太多了,見過的男人更多,對於男人的情緒把握,更是天下無人能出其右。

在李冥未出手時,她隻當這男人是在為自己找藉口,但剛剛那到劍氣幾乎讓她窒息,險些以為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裡了。

李冥那略帶殺意的眼神,絕不應該出現在要和她上床的男人身上。

“哼,你不過是一個千人騎萬人跨的臟貨而已,我雖喜歡美人,但也不是什麼貨色都能入我眼的,這次饒你一命,去將你認識的高手都找來與我試劍,殺的了我那金絲甲自會到你手中,你也能借他們的手為你報仇,好了留下魚腸劍你可以滾了。”

李冥看著遠處的林仙兒,手一揮地上的青魔手和衣服飛向林仙兒,而林仙兒帶來裝著魚腸劍的木匣則被李冥攝入手中。

林仙兒懷抱衣物,拿著青魔手有些驚愕的問道:

“你怎知我有魚腸劍?”

李冥看著手中的魚腸劍,笑道:

“練劍之人如果連一把寶劍的劍意都感受不到,那還練什麼劍,不如回家養豬。”

(愛,皮一下很開心。)

“哼,李冥你且記著,今日之仇,來日必將百倍償還。”

林仙兒偷雞不成蝕把米,穿上衣服一跺腳飛身出了客棧,走時還不忘放了句狠話。

李冥望著離開的林仙兒心中想道:

“百倍償還?你本就是我早準備好的魚餌,隻是希望你石榴裙下的那些男人,能給我點驚喜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諸天:開局獲得九劍更新,第7章 魚餌上門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