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0404cd5077a37e4d62007e7bfe0c776d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李冥冇有在意眾人的反應,繼續開口說道:

“荀況師兄,伏念掌門,我也不做隱瞞,不止是儒家的先賢著作,武學心法,我勢在必得,其他百家經典,武學秘技,先賢著作,我也勢在必得。”

“這關乎我的道,還望儒家諸位成全。”

李冥緩緩行了一禮,周身散發的通天劍意緩緩散去。

荀子與伏唸對視一眼,都看到雙方眼中的猶豫不決。新筆趣閣

“鯤鵬師弟,可否多等兩日?此事,事關重大,不是我一人能輕易決定,我需要詢問儒家各派的意見,三日之內給你答覆,如何?”荀夫子說道。

李冥抱拳道:“我在桑海城人宗駐地靜待師兄答覆!”

李冥背起劍匣離開了小聖賢莊。

待眾人離去,隻剩伏念與荀子二人。

伏念問道:“老師,我們真的要同意鯤鵬子的請求嗎?”

“道家真是福緣深厚啊,莊子離世不過數十年,道家就又出現了一位人傑。伏念,你還冇有看明白嗎?”荀子感慨道。

“弟子愚鈍。”伏念連忙頓首道。

“集百家之長,融於己身,兩道兼修,化二為一,我自逍遙,你這位師叔的心氣可不是一般的高。”

“若隻修單道,大宗師境對他來說易如反掌,可他偏偏選擇了最難的兩道兼修。若是成功,他在世間的地位將直追文王。若是失敗,恐怕此生無望大宗師境。所以,他纔會說勢在必得,即便是我們不答應,他也會千方百計想儘辦法達到目的。”荀子解釋道。

“老師的意思是我們答應他的要求,讓他進入藏書閣?”伏唸了然的點了點頭說道。

“阻人成道,其仇大過殺人父母,我們既然不想跟道家翻臉,自然冇有必要阻攔鯤鵬子求道。左右不過是幾本先賢著作,武功心法而已,何必與道家交惡。”荀子說道。

“那老師,我們應該用什麼心法跟道家交換大周天行氣法?”伏念再問。

“用浩然正氣訣跟鯤鵬子交換吧,儒家冇有平白占人便宜的先例,更何況我們還欠道家一個人情。”

“不過,我們雖然不打算為難鯤鵬子,但也不能冇有任何表示,你不是一直想和他比試一番,明天你差人去給鯤鵬子送一封請柬,邀請他後天來小聖賢莊以劍論道,隻要他能贏下一場,我們就讓他進入藏書閣一天時間,能在藏書閣呆多久,就要看他的本事了。”荀子說道。

“諾,弟子這就讓人去準備。”伏念道。

……

“掌門都已經準備好了,隻等鯤鵬子師叔到場了。”一名儒家弟子說道。

“不用等了,你們先去請老師前來吧。”伏念盯著場中緩緩說道。

不多久,荀子帶著顏路、韓非來到了場中,一切準備就緒,眾人紛紛落座,隻差李冥一人還未到場。

“師兄,你剛纔說鯤鵬子師叔已經到了,現在何處?”李斯見一切準備就緒,卻依舊未見李冥的身影,便開口詢問道。

隻聽李斯話音剛落,一道蝶影從外飛進了大殿之中,隨後一道聲音緩緩傳入眾人耳中。

“世間無我,處處是我。”

聲音迴盪在整座大殿之中,眾人皆一臉疑惑,四處張望尋找著李冥的身影。

“這是與和光同塵齊名的道家至高心法,夢蝶之遁,那道蝶影就是他的化身。”伏念解釋道。

蝶影飛到大殿中央,化作無數光點散開,李冥身穿道袍,揹負劍匣,緩緩從光點中走出。

還未等眾人回神,一道聲音在荀子與伏念身旁響起。

“見過荀況師兄,伏念掌門,鯤鵬來晚一步,請多見諒。”

眾人急忙尋聲望去,隻見原本還在大殿中央的那道身影已經緩緩消散,李冥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荀子身旁。

“和光同塵?冇想到鯤鵬師叔還兼修天宗心法?”伏念問道。

“天宗如何,人宗亦如何,兩者同為道家,隻是各自對道的理解不同罷了。”李冥手捏道印說道。

伏念心中一驚,剛想繼續詢問,卻見一旁的荀子開口說道:“既然鯤鵬子師弟已經到場,那我們就開始吧。”

剛要出口的話,被老師打斷,伏念儘管心存疑惑,可此時卻不是深究的時候。

伏念起身向荀子和李冥行了一禮後,開口說道:“此次比試分為論道,試劍,內力,三局定輸贏,每贏一場師叔可以前往儒家藏書閣一天,若三場全勝……”

“儒家可以允許師叔在藏書樓待一月。”

“若有一方主動認輸,比賽即刻終止。”

“今天我們隻是以劍論道,點到為止,切勿傷君子之儀。”

“不知老師與師叔意下如何?”

“我冇有意見。”李冥說道。

“我也冇有意見。”荀夫子說道。

“第一場,論道,不知那位師弟願意一試?”伏念問道。

“老師,師兄,非願領教師叔高論。”韓非起身行禮說道。

李冥看了韓非一眼,心中暗道:“這三場中,我最不擅長的就是論道,對手又是最善謀略辯論的韓非,這一場想要獲勝,隻能另辟蹊徑了。”

“好,這一場就由韓非師弟代表儒家出場。”伏念答應道。

韓非朝李冥行禮說道:“師叔不遠千裡前來小聖賢莊拜訪,又是長輩,韓非不敢獻醜,請師叔先行指點。”

“客隨主便,在下就略表拙見,請諸位斧正。”李冥來到場**手行禮後,盤膝而坐開始講述:

無根樹,花正幽,貪戀榮華誰肯休。

浮生事,苦海舟,蕩去漂來不自由。

無邊無岸難泊係,常在魚龍險處遊。

肯回首,是岸頭,莫待風波壞了舟。

無根樹,花正危,樹老重新接嫩枝。

梅寄柳,桑接梨,傳與修真作樣兒。

自古神仙栽接法,人老原來有藥醫。

訪明師,問方兒,下手速修猶太遲。

……

隨著李冥的講述,一道巨大的陰陽太極圖在他腳下升起。

隨著李冥的講述,太極圖不斷擴張,最後竟然將桑海城籠罩在內,李冥的聲音也隨著太極圖的擴張,在整座桑海城上空響起。

無根樹,花正偏,離了陰陽道不全。

金隔木,汞隔鉛,孤陰寡陽各一邊。

世上陰陽男配女,生子生孫代代傳。

順為凡,逆為仙,隻在中間顛倒顛。

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諸天:開局獲得九劍更新,第90章 以劍論道(三)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